當代黑幫電影《角頭》開拍 孫鵬、王陽明、黃鴻升掀台灣古惑仔風 | 角頭

By PlayMusic新聞小組
2014年11月4日 (一)

由文達文創有限公司製作,描述台灣當代角頭故事的新電影《角頭》於日前開拍!男主角孫鵬、黃鴻升與首次挑戰大螢幕的王陽明對峙,將有相當精彩的對手戲!《角頭》本片也是繼2010 年《艋舺》曾在台灣創下兩億六千萬票房後,重量相當的台灣黑幫鉅片!不同於《艋舺》具有年代背景,《角頭》將帶領觀眾一窺當代的台灣黑幫角頭文化。監製孫啟明透露:「《角頭》遊走在危險邊緣,揭開黑幫文化的神秘面紗,但不同於其他黑幫電影,我們透過《角頭》寫實的故事題材,告訴觀眾其實角頭就在你我身邊。」

img1415110619.jpg


以寫實黑幫文化為背景的電影《角頭》,監製孫啟明也提到:「《角頭》其實就是台灣黑幫的俗稱,這部電影則是取材自台灣現代角頭社會。我們力求寫實,所有的角色都來自平時的背景,也會讓觀眾發現,其實所謂的角頭,其實就暗藏在你我身邊。」
 
為了讓演員們化身為角頭,劇組也特地安排了「實習」。特地前去隱身於台北鬧區的『事務所』拜碼頭,跟著大哥們泡茶、聊天,聽他們說故事,也藉此瞭解台灣角頭文化以及用語等。除了田野實習,開拍前也做了密集的演員訓練,其中,黃鴻升也為了更融入角色,跑遍各個菜市場觀察與學習,除此之外,黃鴻升也加強自我鍛鍊,要練出驚人的魔鬼線條!
 
談到為電影《角頭》所作的練習及調整時,黃鴻升說:「我是整體從改變外型開始,慢慢調整自己的心態,也慢慢推掉一些工作,讓自己維持在阿雄的狀態上。直到現在因為太進入角色狀態,在路上與路人對望都會露出兇狠的眼神,隨後才發現不對,簡單打個招呼後快速離開的窘境。」

img1415110602.jpg

首次接演電影的王陽明則是強調眼神上的練習,他說:「其實角頭、兄弟間,他們的溝通方式有很多的眼神交流,有時候只要一個眼神,兄弟們就知道要做什麼了,不會用言語溝通。」被問及接演這是電影《角頭》的主要角色,壓力大不大,怕不怕被與艋舺中的阮經天作比較時,王陽明表示:「一點也不擔心,兩部是不一樣的電影,自己不會去想壓力什麼的,只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,大家就能表現得非常好。」

img1415110628.jpg

除了嚴肅的寫實角頭,孫鵬則是為戲在手臂上畫上刺青圖騰,招來兒子追問「爸爸你最近怎麼那麼酷?」孫鵬說:「兒子在知道是為戲的造型後,還拿給我一把玩具槍,告訴我說:『爸爸你拿這把去,這把是加長型的,比較厲害!』但我笑說:『兄弟拿這個來不及啦!』」可愛的互動讓現場大笑不已。

img1415110624.jpg

談到拍攝狀況時,演員之一的顏正國說:「第一天上戲的時候我就打導演了!」原來是臨演表現的不是很到位,導演只好親自上陣,顏正國說:「大家為了戲好,都叫我打真的,導演也點頭,我就只好真打!還好一次ok!」
 
電影《角頭》是顏正國「回歸社會」2年後,少數的電影作品,顏正國表示:「從回來後,有無數的兄弟、黑道題材要找我,我都推掉了。直到看到《角頭》的劇本,我看到它想要傳達的警世意義,那才是我希望留給後代、回饋社會的方式,所以點頭接演。
 
顏正國也表示:「《角頭》的演員陣仗真的嚇到我了!也謝謝監製給我這個機會,讓我可以多吸收前輩們的經驗,向各位演員學習,這裡的每一位都是對手,都值得我學習。」聽到此處,黃鴻升則說:「其實我很感謝國哥,我有時候半夜傳訊息向他請教台語,他也都會回我。」

img1415110597.jpg


演員們則爆料,其實在半夜一直傳訊息給大家的是小馬,對此小馬不好意思的說:「因為對這部電影的故事,很有感觸,所以只要一有些想法,就會發在群組給大家。」由此可以看得出來電影《角頭》籌備至今,也建立了演員們之間的好交情。
 
號稱是台灣現代版古惑仔的電影《角頭》,闡述了台灣現代角頭文化,這個自成一格卻勢力龐大的地下社會,在龐大的利益糾葛中驚動,也撼動角頭社會中堅守的倫理!面對兄弟的情義以及家人的守候,也呈現出身為角頭的心酸與後悔。
 
監製孫啟明表示:「一定很多人會說我們將角頭英雄化、帥氣化,但其實看了電影就會知道,我們是在讓所有的人知道『歹路不可行』!讓大家看到角頭回首已是百年身的悔恨!」在時代更迭、價值觀混亂的當代,電影《角頭》希望藉由黑幫角頭的爭奪和,喚醒新世代年輕人已漸漸消逝的忠!信!義!以及以『歹路不可行』來達到警世效果!

img1415110638.jpg

img1415110633.jpg

我要留言